生活在阴沟里,依然有仰望星空的权利。

【PMSP/银金】孵蛋少年无用论(二)

转的转的转的

磷灰:

前篇戳:孵蛋少年无用论(一)


4、

 

说实话,金觉得自己的能力挺没用的,如果是像赤前辈那样的、能够激发精灵们最大的战斗潜力的能力的话,那多帅气啊。

不过他还是很庆幸自己拥有的是孵化精灵的能力。

 

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精灵孵化,然后诞生。虽然他不太懂,但是当精灵破壳而出时,他能感受到的是有「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硬要说的话,就是觉得自己真真切切地看到生命的流动。这时他的眼中看见的任何东西也是闪闪发亮的——彷佛是,随着出生带来了希望——他以自己的能力为傲。

金心知肚明的了解自己没有其他图鉴拥有者那般优秀,这是他唯一可以和他们并驾齐驱的地方。

 

可是现在他似乎连那个能力也失去了。

 

 

 

金的帽子和外套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外露的手臂缠上了乱七八糟的绷带,左脸颊也被一大块纱布覆盖;身上仅存的黑色上衣和裤子划破了好几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祸不单行几个字在他脑海中一闪而逝,然后他扬起了一个难看的微笑来安抚替他担心的爆太郎和尾太郎。

这显然没甚么效用,反而徒増精灵们的忧虑。但金刻意装作没看到。

 

他在桐树林里待了有一个礼拜之多。金猜想应该没有人会来找他,只是他忘记了自己的电话已被摔成粉碎。他在这里找了一个可以用来睡觉的地方,而附近堆了几颗从树林里找到的、其他精灵遗失的蛋。金有点抵触的看向那几颗蛋,慢慢伸出手去触摸其中一颗,蛋是温热的。但过了一会后他的脸色开始黯沉,最终抽开了手,忍不住在旁边干呕起来——这才让他想起自己好像有大半天没吃过任何东西。但他现在没有胃口。

 

金发现自己失去孵化能力是在一个星期前的事。

 

那天他在饲育屋又拿到了一颗蛋,那应该是被其他精灵丢失的,饲育屋希望他孵化后再把牠放回归野外。对于没有双亲的精灵来说,独自在野外生存会有一定困难,因此大多数捡回来的蛋都会经由金的手来孵化,借着孵化者的能力让牠们成为健壮的精灵来增加存活率。在金拿到蛋、与银分别后便打算回若叶镇。

他们回家途中遇上了意外。可能是因为波克基斯还不太习惯飞行的关系。先是一阵强风扰乱了他们的方向,等他们安定下来时,才发现误闯了有大量盔甲鸟栖息的地方。金不擅长空中战,而且他要顾及蛋也无暇战斗,只好指示波克太郎尽量甩开牠们。

无奈寡不敌众,在只剩下几只追捕他们的时候金的腹侧被盔甲鸟的翅膀割伤,虽然不是致命伤但不止血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危险。金的手开始乏力,因为另一只手抱着蛋,只靠单手来抓住波克基斯也很困难。为了躲过盔甲鸟的冲撞,波克太郎一个转身,金因为抓不稳,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从空中往下掉。帽子和电话丢失、手中的蛋因离心力被抛了出去,波克太郎重新接住他时蛋已经离开了他的视线之外。

波克太郎对于金被摔下的事很生气,没等他的指示便解决了对他们纠缠不清的盔甲鸟。

 

金的心脏就像是悬空了一般难受。下面是桐树林,他也只能祈求蛋能平安无事的掉到某个茂密的草丛。

 

遗憾的是事与愿违。等到他找遍整个树林,看到的却是支离破碎的蛋。蛋壳和里面的液体混在一起,金忍住想吐的冲动脱掉外套把蛋的残骸包起来,埋在某棵树下,替它做了个简单的坟墓。

波克太郎以示安慰的蹭了蹭金的手,金也只是把牠收了起来。然后看着因为挖洞而沾满泥土的双手发呆。他的手无法止住颤抖。

 

他做了什么?他犯下了无法挽回的过错。

 

 

 

5、

 

要在广大的城都地区找人很困难。银联络了克丽丝,对方表示没有金的消息。虽然她也很想帮忙,但她目前身在关东地区协助大木博士研究实在是抽不开身,银表示没关系只是找个人应该不用麻烦到她。

他动身前往圆朱市找小松借用千里眼的力量,用了精灵图鉴当线索,画出来的地图显示是象征桐树林的小庙时银只希望金那家伙不要又引起什么骚动才好。毕竟他们都和那间小庙的关系匪浅,传说是穿越时空而来的精灵雪拉比和他们有过一面之缘——银不会忘记,那时金差一点就被永远困在时间裂缝中了。

 

但现在银管不了那么多,只能尽快找到金来清除心中弥漫的不安。

 

他来到了森林的入口,晚上的桐树林很安静。银让绅士鸦在上空搜索,而他打算进入森林的时候感到有什么东西朝着他的方向走来,因为没有敌意所以银也没有太过警戒。有着和主人一模一样毛发的皮丘出现在他的面前,看起来很焦急、而且一副没有精神的样子证实了银的不好预感。皮丘跳上他的肩膀,手脚并用地指引银前往金所在的地方。

或许是先前火箭队残留的影响,树林安静得可怕。银以为金在这里的话应该多少也会为它带来一点生气,不过看起来毫无起色。

 

「……金。」

 

看到金的背影时银几乎是下意识的喊出对方的名字。金缓慢的转过头,无力地扯了一下嘴角,「你来这里干嘛?」

「找你。」银言简意赅地说明来意。他仔细察看金的脸,即使在火光映照下他的脸仍是苍白得吓人。眼眶下的黑眼圈也显示他目前状态不佳,一向闪着光芒的金色瞳孔和平时比起来也黯淡了不少。金身上的绷带和黑色衣服相比显得很刺眼,银发现他的腹部也受了伤,只是因为血液凝固快要和黑色衬衫融为一体以致不易察觉。

 

「你受伤了。」

「嗯。」

 

平常都是金喋喋不休的打开话匣子的,现在这么安静让银不太习惯。他发觉金只是静静的看着一个简陋的、看上去像是坟墓的东西。银大概也猜得到是怎么一会事。

 

「这是、精灵的……?」

「不,是蛋。你还记得上星期那只蛋吗?」

银点了点头。金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它被我摔坏了。然后……我的能力消失,没办法孵化精灵。这一定是报应吧。」

银不懂要怎么安慰人,而且他也无法说出敷衍而又堂而皇之的场面话,「你需要休息和治疗。精灵们都很担心你。」

「……」

金沉默不语,没有回应,仍是死死的盯着树下。银估计他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快要到达极限。

 

银简直想把金敲晕然后强行带到医院治疗,实际上他的确这么做了。玛纽拉用偷窃从金身上拿到了存放向日太郎的精灵球,把向日花怪放出来后牠似乎意识到银的意图,马上向金使用了睡眠粉。金的身体慢慢倒下,银在他快要倒在地上时轻轻的接住他,金就这样顺势落入银的怀中。

银看了一下他的睡颜,即使是在睡梦中,金的眉头还是微微皱起。银想用手替他抚平,但最终他收回了手。皮丘和向日太郎围在金的身边以示牠们的担忧,扶着金的肩膀的手收紧了力道,「没事的。」

 

银感到自己的头痛了起来。不知道是在向谁诉说,他再次轻声道。

 

「没事的。」





TBC.

评论
热度(54)
  1. 止息cometrue灰绿色 转载了此文字

© 止息cometr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