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阴沟里,依然有仰望星空的权利。

【PMSP/银金】孵蛋少年无用论(一)

转的转的转的

磷灰:

配对:PMSP 神奇宝贝特别篇   银 ( Silver ) X  金 ( Gold )
时间点:PMSP  第九章 ( 442 - 460 ) 后

 

 

1、

 

一开始是、突然的。

 

他们的相遇太过戏剧化,作为当事人的两人一直都觉得那是天意弄人;不过即使真的有命运这些暧昧得过了头的东西,那个拥有如太阳一般熣灿名字的少年也一定不会乖乖妥协,而是毫不在乎的、露出无所畏惧的狂妄微笑,把令人忧郁晦气的光景一扫而空。

 

对银来说,那双金瞳里有着他所渴求的光芒——温暖的、耀眼的——那是他从来没有得到过的感情。

正因为不曾拥有,所以初次得到时,才会显得怅然若失、生怕一不小心便从指尖滑落溜走。

 

 

 

2、

 

事情发生在阿尔宙斯的事件之后。

 

黑发少年把一颗精灵蛋捧在怀里,因为是在自己家中,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黑色衬衫,所以不能像往常一样把蛋塞在外衣里面。不过同样身为图鉴拥有者的银却对此不以为然,认为金孵蛋的模样活像一只吉利蛋——当然他没说出口,要不然他们之间又会多一场毫无意义的争吵,而结尾却是要两人一起面对克丽丝没完没了的说教,当然是要她本人在场的情况下。

银依然专注的盯着电视,虽然他身在金的房间,每个星期也乐此不疲的观看在儿童间大受欢迎的英雄节目。房间的主人一开始还很不习惯,像银那种冷漠的家伙居然会赖在他的家看电视,不过久而久之便随他去了。

金甚至觉得,这样的生活让他有点儿习以为常。

 

「银,你今晚要住下来吗?」

 

金还是抱着那颗蛋,他从床上滑落到地板,轻轻背靠着银。对方没有太大的反应,节目播起了片尾曲,他用遥控器关了电视,正想开口拒绝,但金不等他说完便下了结论:「反正你明天又没事做、就住下来嘛!」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金。」一直窝在金头上的皮丘跳到银的怀里,银摸了摸牠的头,「你只是想找个人陪你跑腿吧?」

「被你发现啦。」他把头往下靠,枕在银的后颈窝上,「饲育屋的老太婆塞了一大堆蛋给我,我可是孵了整整一天,只差这一只就……啊、要出生了!」

手中的蛋不停的震动,金目不转睛的看着蛋,虽然他也不是第一次见证精灵出生,但生命在他手中诞生还是让他觉得这是一件十份奇妙的事情,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是,每每这个时候,他都会露出对于精灵的好奇,还有雀跃。银见过那种表情好几次,金色瞳孔透出的光芒总会让他感到窒息,但他仍是无法自拔的想要渴求更多。

——但银心知肚明,那道光永远永不能属于他。

 

「你看,是伊布耶!」金揉了揉刚出生的伊布那圆滚滚的脑袋,而伊布也乖乖的回舔金的手,也许是出于铭印效应、抑或是继承了孵化者性格的关系,在金手上孵化的精灵总是很亲近人类。正因为是与神奇宝贝如家人一般生活的金,所以才能拥有这种能力吧。银在心里默默的想,赋予诞生的能力,就像他一直带给自己希望那样吗……真是和他再适合不过。

「皮丘,你先陪这只小家伙玩一会儿吧。昨晚抱着一堆蛋害我没睡好,先让我午睡一会。」金转过身把伊布塞进银的怀里,自己再次把对方的背当作是椅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闭上眼,一副谁都别打扰大爷我睡觉的模样。

 

金似乎是真的很困,过了没多久银的身后就传来的平稳的呼吸声。银示意室内的两只精灵到庭园去玩,他则安静的当金的椅背——拜金所赐,他养成了便于迁就对方的各种习惯,当靠背就是其中一种——感受着后背传来的、微微起伏的呼吸声而带有热度的身躯和重量,他竟莫名的感到心安。

和初次见面的时侯不同,他和金都摆脱了小孩的稚气,身高方面可说是长高了不少,整个人就像是拉长了,开始拥有少年的面貌。虽然金一直对自己的身高及不上银这个事实耿耿于怀,但当银察觉到自身各方面的成长时,只是惊讶于自他们相识起已不知不觉间经过了五年的时光。  

 

银喜欢金。

当然他本人是不会自己注意到那种感情的,让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是他唯二的亲人,这里指的当然是小蓝。

 

他不知道他们还能维持这样的状况多久。银没有要向金表白的意思,他害怕这会破坏他们之间的关系和现在的平稳。这些都是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东西,银实在冒不起这么大的风险,如果要他失去一切的话,那么他更愿意去选择一个绝对安全的选项。

即使想触碰、即使想占有、即使他的感情会埋藏在水面之下。

 

不知道是谁的口中传来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这样就好。银轻轻阖上眼,然后视野回归一片漆黑。

 

 

 

3、

  

「哎呀,银君,你来了啊。金那孩子不在呢。」

  

自那次以后已过了一个星期。银一如以往到金的家里去,为他开门的是金的母亲。银正觉得奇怪,一般碰到这种金不在的情况他都会打电话报备一下,可是他查看电话,却没有收到通知。这时候他听到了金的母亲的自言自语,「真是的,也不和家里说一声,上星期叫尾太郎回来拿个东西就整整一个礼拜都没回家。」

 

「……那天他没回来?」

「没有耶,上星期金和你一起到饲育屋去之后就没回来过。你知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不,我和他在那之后就各自离开了。」银说的是事实,后来他们分别,银回到了常盘市准备修行。他试着拨了金的电话,没人接听。银把绅士鸦放出来,准备离开前像是想起了一件让他在意的事,迟疑了一下,「请问,妳知道双尾怪手拿走了什么吗?」

 

金的母亲努力回想了一会,尾太郎走的速度有点快她差点看不清楚,「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好像是急救箱喔。」

 

话语刚落,红发少年的身影已消失在视野中。金的母亲看着他消失的方向轻声道:「那孩子就拜托你了。」




TBC.

评论
热度(48)
  1. 止息cometrue灰绿色 转载了此文字

© 止息cometr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