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阴沟里,依然有仰望星空的权利。

sp绿赤/时间起点

还能怎么样?这篇还是转的咯

1122:

*命题:旅人。

*不懂浪漫的理科生。

 


   

时间起点

   

旅行并不是许多人想象中那么困难的事情,至少对于Red来说,拎上行李和相机就可以开始一场旅行。他去过很多地方,国内国外都有。和一般人所选择的随团出行不一样,他喜欢自行制定行程的旅行,临时的线路变更也是常有的事。Red向来不会在意所谓的“计划”,去过多少地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享受旅行的过程。

   
   

Red清楚自己并不是那种容易安定下来的人,所以在确认手疾已经痊愈后就开始了四处跑的生活。一时心血来潮拎起相机行李就跑也不是一两次的事了。突发的旅程他会打电话通知Green,通常那时候他已经在前往目的地的车上了。大概算是习惯了的Green在接到电话后也仅是淡定地表明自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别的话从来不会多说——注意安全什么的不用多说Red也会一清二楚,毕竟也不是没有自理能力的孩子了所以这种事不必强调。他们会保持通话以及简讯的联系,就和以往工作时不同城一样。Green了解他的性格,对于Red可以称得上是极其任性的这方面也没有任何的要求限制。自身没有问题、对方也不介意,所以Red觉得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事情。

   
   

唯一称得上困扰的事情大概就是身处国外却发现自己先前忘记充好费用手机已经不幸欠费的乌龙事件。

   
   

……比如现在。

   
   

 

   
   

“……看样子还是准备不足啊。”Red将手机揣回口袋,抓了抓头发就近找了处长椅坐下。

   
   

尽管不是休息日,但这里依旧可以算得上人多,毕竟是个充满了纪念意义的地方。天气很好,晴朗的阳光洒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不远处可以看得到许多人叉开脚站立,比着手势或是特殊的pose拍照留念,他们几乎都在同一条直线上。

   
   

——格林尼治天文台旧址的0度经线。

   
   

因工业革命繁荣导致的环境污染而获得“雾都”称号的伦/敦早已褪去了上空那片沉重压抑的天空灰。对于常年阴晴不定的伦敦来说,湛蓝的晴空让人的心情相当不错,手机忘记充费的挫败感很快便被Red抛诸脑后。

   
   

 

   
   

“你好,你是中国人吗?”

   
   

很生硬的中文,尽管Red也不怎么会中文,但这种基本的对话他还是听得出内容。Red愣了下,转头看向声源,那是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英国少女,她眨眨眼睛看向自己。因为是东方人的面孔,自己被误认为中国人也不是一两次的事情了——当然,被搭讪好像也不是一两次的事情了……Red笑着摇摇头,然后用英语告诉她自己来自日本。虽然他的英语也不算标准,但相比让外国人无法理解的日式英语来说还是算过得去的。对方听后点了点头,然后换用英文继续问他:

   
   

“你是一个人来的吗?”

   
   

“是的。”

   
   

“真厉害啊。”少女听后眼中充满了羡慕,大概同他一样是喜好旅行的人。Red笑着点了点头,但没有回话。不过对方并没有介意,看了看拍照留念的旅客后再度提问:“请问……你有恋人的吧?”

   
   

……唉?

   
   

“……啊,有的。”面对突然的提问Red有点措手不及,但他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他并不清楚对方是如何看出来的,虽然听起来她并没有恶意,但被问及私人问题还是觉得过于突兀。

   
   

“那真可惜,”对方说,“如果和恋人一起来的话会比较有纪念意义哦?两个人一起跨过那道线。”说着她向着那边的游客指了指,有一对情侣正在那条线经过的位置拥抱接吻,“就像他们一样。”她说。

   
   

接着她放缓了语速,像是怕Red听不懂似地一字一句道:

   
   

“这里是0度经线,时间的起点哦,不觉得很浪漫吗?”

   
   

——时间开始运转的地方。

   
   

 

   
   

Red听后笑了出来,“这样会受到时间的祝福吗?”

   
   

“如果你这样相信的话,上帝将会赐予你们祝福。”她同样笑着回应。

   
   

Red还想说些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这个铃声是属于Green的来电。在听到铃声响起的时候女孩眨了眨眼,笑着朝他挥挥手便转身跑开。

   
   

Red看着对方跑远的背影接通了电话,Green沉着的声线糅进了电波的杂音,经过几乎横跨整个大陆遥远距离的传递声音也略有失真,却依旧熟悉。

   
   

“Red?”

   
   

“啊啊,是我!抱歉啊Green,之前我居然忘记了……”

   
   

“下次记得就行。”对方的语气听起来并没有多在意。

   
   

“我会啦……啊说来,东京那边现在是下午6点左右吧?”

   
   

“…对。”

   
   

“伦敦这边是上午9点多,大概是9个小时的时差?”Red站起来,向着那道线走去。

   
   

“嗯。”

   
   

“9个小时……”

   
   

“是,怎么了?”

   
   

“我在想我凌晨的时候在这里打电话会不会更好?不过那个时候大概你刚上班不适合接私人电话吧。”

   
   

“凌晨就别出去了。”Green回道,大概是听到了这边游客的嘈杂声才会这么说吧。

   
   

“我知道啦,凌晨出去不安全,但是这个地方很特别。”

   
   

“……你现在在哪?”

   
   

“伦敦郊外,格林尼治天文台旧址。”Red说道,他又往前走了几步,稍稍低头就能看到几米开外那条嵌入地面的铜线。“0度经线哦。”

   
   

电话那头Green没有答话,Red继续说道,“刚刚有人告诉我,和重要的人一起跨过这条线,如果相信的话就会受到神的祝福。”

   
   

“你信吗?”听得到Green的声音里有罕见的笑意,“我记得你是无神论者。”

   
   

“偶尔信一次也无所谓吧?”

   
   

“那不会起效吧?”

   
   

“那些教徒不都赞颂过神的慷慨吗?我想他应该不会介意吧?一个小小的祝福应该不会吝啬?”Red笑道,“我要跨过去了哦?”

   
   

“嗯。”他听见电话另一头Green轻笑的声音,越过了0度经线。

   
   

——时间的另一端。

   
   

 

   
   

“时间的祝福,听起来相当不错的样子不是吗?”

   
   

“不过我现在不在那边吧?”Green看起来心情相当好,居然有心开玩笑。Red小声嘟囔了一句,随后说道:“只要在一起就好啦,没说哪种形式嘛,又不是一定要在身边就行?距离又不重要……”

   
   

“是吗?”

   
   

“是、啊——”

   
   

 

   
   

时间和距离对他们来说,从来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乱七八糟的电视剧或是小说里总会讲情感的破裂来源于相处不充足和距离过远,但他们从来都是不以为然。

   
   

很多东西将他们联系在了一起,相比之下时间和距离从来都是微不足道的东西。

   
   

 

   
   

之后Green询问了Red的打算,但实际上Red并没有具体的计划,只是预计还会呆上五天左右,最多也就一周——这个大概得看他的行程和“一时兴起”的次数。

   
   

“知道了,”Green顿了一下,还是补了一句“注意安全。”

   
   

“知道了——我会早些回家的,不用担心——”

   
   

 

   
   

挂掉电话后Red突然想到许久以前自己和Green开过的玩笑,那时候他们大概还是大学入学不久。

   
   

他说自己在毕业后,如果自己的条件允许的话不要去就业,当一个自在的旅人,前往想去的地方,钱不够就在本地打工去转旅费——虽然这一条一旦放在国外就是黑工但是听起来很棒很刺激不是么?这种就是人们所说的旅居吧。

   
   

大概现在来说的话,即便是他摔了自己的相机也会选择打工(有时候会是黑工)去赚钱而不是放弃旅行。他清楚自己从来不会放弃想做的事情。

   
   

虽然是长期都处于旅行的状态,但现在他不能算是“旅居”。毕竟旅居的人基本都是居无定所的,但他还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家。

   
   

——Fin。——

   
   

Bplotus/2013.04.06

   
   

【0°经线】位于伦/敦东南郊的格林尼治天文台旧址,在皇家天文台迁新址后该天文台划归英/国/国/家海洋博物馆。

   
   

【时间的另一端】因为是东经和西经分割线所以瞎掰了下(。

   
评论
热度(18)
  1. 止息cometrueSatellite 转载了此文字

© 止息cometr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