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阴沟里,依然有仰望星空的权利。

n主♂/回响 1-4

如你们所见,转的,嗯。就是这样

1122:

*N主♂。OOC成分含有。N居然是个温和系ry

*与游戏平行世界设定,但游戏成分稀少。

*大学生×高中生。

【续填可能。】

【设定大幅修改可能。】

   

回响

   
   

1.

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是在一个雨天。

   
   

那时N才刚刚搬进这栋公寓,连行李都还没来得及全部打点安排好。在附近做完兼职的面试后铅灰色的天空飘起了小雨,他没带伞就干脆冒雨回了公寓。

好在雨并不大路程也不长,冒雨回来的代价也只是彻底湿了部分头发和肩部的衣料。不过五月初的现在还算不上暖和,还是有着些许寒意,他想自己等等需要洗一个热水澡避免避免着凉感冒。

N站在自家门口掏钥匙的时候隔壁的门开了,看到那陌生的脸上满是惊讶的神色他才想起自己确实是不曾和周围的邻居打过招呼。他不得承认自己有所疏忽,居然连这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尽管他最近一直很忙,但这并不会成为疏忽的借口。

“啊抱歉,我是新搬来这里的。”

他开口,可站在他面前的少年仍旧沉浸在诧异中没有回过神。

少年有着棕发的头发和深棕色的眼睛,是很柔和的颜色。他穿着淡蓝色的长袖运动外套和款式简单的牛仔裤,戴着鸭舌帽背着单肩包,脖子上挂着奶白色的罩式耳机,一幅干净的学生模样。眼睛里有着柔和却坚定的光,他愣了一下,觉得这双眼睛好像似曾相识。

他刚想冲来人伸出手做自我介绍,少年却回过神来反倒先开了口。

“……N?”

于是伸出的手就那样僵在了半空。

   
   

他们都沉默下来,彼此都非常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僵持的状况是被一通电话打破的,铃声是非常轻巧的钢琴旋律,层层叠叠着盘旋着往上。少年说了声抱歉就掏出手机按下了那铃声,于是乐曲在一个轻巧的音符处戛然而止。

他一边随口应付着随手甩上门便迈步冲下了楼梯,只留给他一个匆忙的背影。

就像是以前与各种各样的人相识时一样平淡无味的初遇,但更像是一场无头无尾的故事片段。

   
   

后来他们认识了。少年的名字是透也,在附近一所私立念高二,一个人在这里租住。相比“你就一个人这样住在外面没有问题吗”一类的问题,他更好奇的是为什么透也会知道自己的名字——N的全名叫Natural,只有少数几名熟友在他的允许下称他为N,尽管他的交友圈并不广,但他并不希望和陌生人或是毫无关联的人显得关系亲密。

可是被面前的少年称为N,他却没有丝毫的反感。

反倒有种说不清的怀念。

   
   

“或许我们曾经认识?”

答案是否定的。N从来没有见过透也的印象,而透也也确信那时候“N”这个字母只是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确信自己并不认得N。

N开玩笑说会不会他们两个都失忆什么的,但这个假设太过离谱,两个人相视一笑就将其抛诸脑后,这个问题谁也没法深究于是不了了之。

   
   

只是N没告诉透也,当他第一次念出“touya”这个名字时,简单的音节令他有种突兀的熟悉与怀念,像是曾经一遍遍重复着这个名字,将它深深凿进了心头一般。

   
   

2.

大概是年龄差不了多少又同是一个人住的缘故,他们很快以邻居的身份熟悉起来。

偶遇的对视点头,偶尔的问候, 像是认得多年的老友显得熟稔与默契。只是见面的次数也并不算多,毕竟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他们也只是处于点头之交的程度。虽然N有种莫名想要了解对方的冲动,但他还是放置了这个突兀的念头。

直到某天出现了点小意外——毕竟很多事情都是没法预测的,经常都会有节骨眼上出问题的情况。在N要赶一份报告的关头,他的手提电脑刚好不幸正处于维修中,他略带无奈的敲开了邻居的门。至于为什么做出这种打扰他人的选择他自己也不太清楚,等他想起这一点的时候,门已经被打开了。

“N…さん?”打开门后透也显然有些意外。他的称呼依旧很生硬,总会微顿一下才想起来加个敬称。不过N本人倒并不怎么在意这一点。

“晚上好,”N冲对方打了个招呼,“抱歉,稍微有点事情……”

“怎么了?”

“能借用一下电脑么?我的刚好送修了,又撞上急事……”N耸了耸肩。有时候运气就是这么糟糕。

“啊啊,当然没问题。”透也侧身道,“进来吧。”

   
   

以独身一人居住的标准来看,这里算是比较整洁的了。这让N多多少少有点意外。

他被透也领到他的房间,除了桌面上稍微凌乱点的书外其他地方都算的上无可挑剔。透也拿出电脑开机后告诉N并没有设置密码,随便使用就可以,随后离开了房间。

桌面类似于浅绿色大片渲染的水粉染料,比较偏向暖色系。电脑的界面上也只有必须软件、Skype和line一类的通讯软件以及几个文件而已,似乎和这个年龄段的大多数男生不大一样,透也似乎对PC游戏之类的并没有多大兴趣。

N突然有点好奇,这个住在自己隔壁的少年究竟是怎样的人?只是目前还没有空给他来想这个问题,首先他必须要把手头的事情做完才行。

期间透也来过一次,问他是否需要饮料但被他推脱了,但对方还是拿来了一杯水。少年看了看满屏的学术用语和数据算式后神情微妙的走开了。

不会留下什么奇怪的印象吧……?N有点担心。

结束后他拔出了U盘,等待系统关闭时余光瞥到了桌上摊开的一本习题册,是数学,有几处是空白,但是题目被做了记号。

难不成是对数学苦手吗?

合上电脑后他走出房间来到客厅,透也正在玩NDS,听到脚步声后抬起了头:“弄完了?”

“啊啊,谢谢你。”

“没什么啦。”

透也微笑起来,N越发觉得他以前肯定在哪见过透也,只是实在想不起来。但不得不承认,透也的笑容对他来说的确非常具有吸引力。

“说起来,透也君不擅长数学吗?”

“呃?”没想到对方会问这样的问题,他呆了一下,“嘛,的确是……理科其实都只能算勉勉强强呢。”

“需要我帮忙吗?虽然不敢肯定我能讲的很好。”

   
   

高中的知识对于一个数学系的学生来说并不算难。讲完后透也很快就表示清楚了,撑着脸看着他。

“……好厉害。”

“还好吧。其实这些也都并不难。”N放下了笔。

“如果老师也能讲到这个程度,我数学也不用发愁了。”透也伸了个懒腰,“我总找不到他讲的点。”

看着对面少年的样子,突然有种想摸摸他的头的冲动,但N忍不住了。“这很正常,不用在意。”他说,“以后有不会的我应该可以帮你?”

“唉,可以吗?”透也转头看向他。

“算是这次的回礼吧?毕竟帮了我大忙。”

透也一脸纠结,随后抓了抓头发别开了视线:“那……以后就麻烦你啦,N…さん。”

“……对了,”N这才想起来,“敬称,不习惯的话可以不加。”

“呃,这样好吗?”透也显然很犹豫。虽然他对于那个敬称相当的不适应。

“是透也的话就没关系。”N十分认真正经的看向对面的少年。

“……”

然后N就被莫名踹了一脚。但他没追究这个。

   
   

之后他们交换了通讯方式,N回到家后看向手机里存储的号码和邮箱,简单的存储着透也的名字。

他并不是轻易就会与他人接触的人,小时候被排挤的厉害导致他也习惯了独善其身,和绝大多数友人也只是维持着不冷不热的关系而已。这次是他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念头——他想要了解一个人的全部。

   
   

3.

在交换过备份钥匙后他们就丢弃了那些稍显累赘的敬称。见面会笑着打招呼,偶尔互传简讯或者串门。对彼此的生活习惯也都开始有所了解。

比如透也知道他在某家甜品店里做兼职,而他也知道透也并不喜欢吃甜食。

所以在兼职中的时候遇到透也令他感到非常意外,毕竟不怎么喜爱甜食是透也自己告诉他的。不过这副架势他倒也不像是自愿来的。 

透也和他的同伴推门而入时他们的视线撞在了一起,里面都有着诧异的成分,但是两个人都没有表现出来,各自冲着对方点点头也算是打过了招呼。

这算是他们为数不少的小默契之一。

   
   

和透也同行的两人看起来与他同龄,金发的女孩子拉过黑发男生的手去挑东西了,而明显没什么兴趣的透也则径直找了个位置坐下,手里还拎着两人份的包。

N和共事的女孩子说了一声就向着透也走过去,而透也看到他走过来也就扯掉了自己塞着的耳机将它们收了起来。

“不喜欢甜食可以试试无糖的布丁?或者我们最近新退出的冰激淋?”N露出标准的营业性微笑。透也没给他回应,微蹙起眉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后舒展了眉头和他开起玩笑:“怪不得听说这家店的人气很高,原来是有个帅哥店员在这里招揽顾客?”

“我该说谢谢夸奖吗……?”听到透也的话N愣了一下。不过他反应的也很快,他指了指自己的脸道:“附近的女高中生们似乎很吃这一套呢。”

“但很可惜我不是女高中生,所以我不吃这一套,无糖布丁和营业性微笑一并拒绝。”

“那可真遗憾。”

“我来原本就不是为了买东西啦。”透也摆了摆手,将视线挪向了那边蛋糕的展柜,N也一同看了过去,男生和女生牵起的手格外显眼。“我只是被那两个家伙拖来……”

“那是你同学?”

“同学,兼青梅竹马。”

听到少年无奈的语气N将视线收了回来,“他们怎么了吗?”

这句话一出口透也便露出了一个带有“往事不堪回首”意味的尴尬表情。N这才反应过来那两个人的大致关系,暗自感叹透也辛苦的同时也忍不住看到这个郁闷的表情N不自觉笑了起来,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透也的头:“来份布丁转换下心情?”

“……你就这么热衷于推销?”少年趴在桌子上侧脸看他。

“推销可是我的工作职责……不过这次不是推销,我请客怎么样?”

“那好,我要双份的。”理直气壮。

“……好吧。”怎么都感觉有点小小的报复意味。

   
   

“Natural,那是你弟弟?”

听到提问候N顿了一下,看向发问者:“……不,邻居而已。为什么风露你会这样觉得?”

“因为刚刚你揉他头发的时候两个人感觉很亲密的样子啊?我还以为一定是亲戚的样子呢。”红棕发色的女生冲他眨了眨眼睛。N愣住了,风露还想再说些什么透也的两个同学就拿着东西走了过来,于是她掐断了剩余的话去清点商品了。

   
   

经过风露的提醒N这才觉得不大对劲。刚刚那个动作……他只是看到透也那种表情就习惯性地伸手了——对,习惯性,这个动作他做起来异常流畅自然。就和第一次念出透也的名字时感觉一样:明明确信是第一次,却莫名地感到熟悉和怀念。而透也对这个对他们来说过于亲密的动作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抵触情绪,表情虽然存有不满但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或许我们曾经认识?」

   
   

在那两人结完账后N叫住了那个金发的女孩子,递给她三份无糖布丁同时指向了那边正在按着手机的透也,示意这三份布丁是他点的。两个人的目光随即由疑惑转变为惊讶,然后女孩子接过布丁和男生一起向着那边走去。

看样子他是对甜食一类的相当不感兴趣了,N想。此时裤子口袋中的手机震动了两下,然后他看到了透也将手机收起的动作。

N低头掏出手机,滑开后瞥了一眼新简讯内容,上面只有很简短的一句话,句末匆忙到连标点都没有打。

[自然的笑容比较好看]

   
   

再次抬起头时他看到这封简讯的发件人正盯着那份无糖布丁一脸纠结,果然他并没有打算吃,那两份也只是点给他的两位青梅竹马。

N将手机放回口袋,然后扬起了嘴角。

   
   

其实那种无糖布丁是店里的新品,他并没有尝过。这种布丁也并不是此次推出的新品里的主打,因而销量平平。之所以向透也推荐这个只是莫名感觉比较适合,大概也能划进一时兴起的范围内。

——或许他会喜欢吧。

没由来的就这么认为了。

   
   

4.

搬来的时候刚好临近一场很重要的考试,N的学业很紧,经常背着包跑教室或者抱着摞书在图书馆自习。作为学生会的干部,学生会的会议他也得参加活动也要帮忙策划,再加上在甜品店的兼职他总是没什么时间,过了两个多月他的东西依旧没有整理完。原本答应了帮透也辅导数学到现在也没去几次。

在考试结束后终于落下了空闲,于是他抽了一个周末的时间用于整理那些搬家用的纸箱子里的东西。当透也敲开门的时候N正在整理那些厚重的书籍和一些绘画的工具。

“啊抱歉这里比较乱……”N对于对方的突然来访感到慌乱,但少年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是来此做客,只是向他伸出手,掌心里躺着一把崭新的钥匙。

“我的备份钥匙,”他解释说,“如果可以的话,能请你帮我保管吗?”

N没有接过来,他很疑惑。毕竟他才搬来不久而他们也不过只是认识了两个多月的邻居而已。他并不觉得他们已经熟悉到了这个地步。

“……你放心吗?”

“我觉得你可以信任。”

“我们从认识到现在不过两个月哦?”

“我之前才没有这样啦……好吧换个说法,我只是无条件信任你。”透也笑着冲他眨了眨眼,“只有你是一见面就让我觉得可以信赖的人。”

N愣了一下,透也的言语出乎了他的意料。

——只有你。

既然如此也不能辜负了这份信任呢。他弯起嘴角接过了钥匙。

“谢谢。”

   
   

“那我先回去了……”事情已经办完,透也抓了抓头发准备告辞。

“等等。”N伸手拉住他随即松开,往后退了两步指了指屋内。“虽然我的东西还没整理完……不介意的话,进来坐坐?”

“唔……打扰了。”

   
   

N在卧室的抽屉里翻出了那个钥匙串,上面零散地挂着几把一模一样的钥匙,它们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他取下其中一把后折回客厅,发现透也正坐在木质地板上翻看一本速写。

听到脚步声后少年慌忙抬头同时小心地合上速写本:“抱歉我不是故意……”

“没事,如果喜欢的话你可以随便看,那是我高中时用的速写本。”他说着有过去然后蹲下身,将自己的那枚备份钥匙向对方晃了晃展示了一下,然后伸手将它放进了透也T恤上靠近胸口位置的口袋。

这是一个很亲密的动作,但他们都很自然,没觉得有任何不妥。

   
   

“你是艺术专业的吗?”透也的视线挪向一旁,那里放着N刚刚整理出来的颜料、画具和几个速写本,还有不少画纸。

“不,这只是个人爱好。我比较擅长理科,现在是数学系的学生。”

得到回答的透也看着他梗了半晌:“……真看不出来……”

“喜欢绘画的数学系学生,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的确很奇怪……我原本觉得你是那种神经病的类型,真的。”

“……我有奇怪到那种程度吗。”

“……大概吧,啊哈哈。”

   
   

后来不知怎地就变成透也帮着N整理起东西。等差不多收拾好后时间已经是傍晚。冰箱里还剩下少量的食材,足够解决两个人的晚餐。

透也感叹N的厨艺很棒,被表扬的人认真大于玩笑地说如果你愿意可以每周都过来,然后被笑着婉拒。

“不能给你添麻烦呢。”

   
   

那天后他们的关系走近了不少。交换了电话号码与……备份钥匙,偶尔互传简讯,就好像是真正认识了几年的友人。

   
评论
热度(17)
  1. 止息cometrueSatellite 转载了此文字

© 止息cometr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