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阴沟里,依然有仰望星空的权利。

sp绿赤绿/dead or lie?

如你们所见,转的,嗯。就是这样

1122:

*安藤リラ的军服梗(id=31491494)衍生。

*架空:军队、战争设定。世界观偏黑暗。流血表现有但是好像…没写出来?(你

*人物黑化性格严重崩坏有。

*标题和正文一毛钱关系都没。

   

Dead or lie?

   
   

[Side G。]

如果说反法西斯的战争是为了给人民一条活路的话,那么两国之间完全没必要的利益纷争不过是那群有权人拿官兵性命当炮灰挥霍国力的游戏而已。

纯粹的利益战争从来都没有仁慈可言,为了国家为了荣誉为了理想为了正义一类的全部都是忽悠新兵和群众的鬼话。一批新兵上战场会有大半人在高呼“为了正义”时被炮弹直接轰去见上帝,而剩下的少数人则会认识到真理:在战场上,只有活着才是一切。

连经历过一场战斗的新兵都再清楚不过的道理,更何况他们这种在前线打了几年的老兵。

就算是敌人也还是会有共识。自私是人的通性,大家都心知肚明完全没必要为这种无聊的游戏丢掉性命。

   
   

说再多的废话其实也不过一到选择题而已。

——投降或是为这种无聊的战争殉国。

答案很明显。

   
   

所以在周围一圈都是拿着步枪瞄准自己脑袋的敌人的情况下,Green用了不到三秒的时间就很明智地丢掉了武器选择投降。

虽然很不甘心,但Green明白这是他现在唯一的选择——要是拼一把的话依照他现在的伤势只能白白送命,一个子都捞不回来。

更何况他完全没有为这种战争丢掉性命的必要。

真没想到自己居然也会有被俘的一天,这可真让人火大。而且对手还是他……他想,绿瞳微微暗了暗,却依旧如平常一般面无表情。

不过好几年没见,没想到他们的重逢居然是这么可笑的场景。

   
   

哐当。

   
   

Green很清楚,在金属撞击地面的沉闷声响起时,一切也都结束了。接下来将会是一场噩梦。

现在,他是敌方的俘虏。

   
   

举起双手的时候Green看见对方的指挥官脸上有着得意的笑容,像是得到了什么珍宝的小孩子一样。那个人身上也有不少伤,胸口还在起伏着喘气,但那双耀眼的红瞳里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又输给这家伙。Green突然觉得有些窝火。

   
   

视野变得有些模糊,大概是失血和疼痛的缘故。他现在的情况挺糟糕的,身上有数处留着血刀伤,脸上也有不少灰尘和血污,衣服肯定被血染的不像样,狼狈到了极点。虽然Green并不是会在意外表的人,但现在狼狈的样子八成这会成日后那些人取笑他的资本。他在心底暗骂了句该死,但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变化。

似乎是他的表情没有丝毫哀求的神色,敌兵们脸上都有些许不悦,小部分人窃窃私语起来交换着意见。但和他们的反应不同,红瞳的主人脸上有着玩味的表情,这令Green感觉有些不舒服。

“把他带走,”他听见红瞳的指挥官这么说,命令简短干脆且不带丝毫情感。但下一句话就带上了严重威胁的意味:

“不过别弄伤他,不然就给我好自为之。”

   
   

[Side R。]

真正要在战场上活下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至少Red清楚自己有多少次死里逃生。

混乱的利益战争年代里,军队比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更注重强权,要是没混出什么军衔你也只有听长官的命令去乖乖送死。但所幸Red的运气不错,年少时就进了军队,不仅在混战中活了下来,而且一路过来年纪轻轻就获得了中佐军衔,肩膀上的中佐标识扔在同龄人里格外地显眼。

还没晋升少佐前Red曾经和老搭档Blue玩笑般地总结过活下来三要素:实力,运气,执念。

人活着总得有目标。这个目标要足够强大能够支撑人活下去才能被成之为执念。Blue的执念是想找到弟弟Silver,Red的执念大概就是模糊记忆中的那抹祖母绿。

尽管因为一些原因他回到了没有战乱与性命之忧的首都,但生活并没有美好让他有回忆和平年代美好过往的闲情逸致。过去的事情记不清多少,但他心里一直有一个特别的存在。

绿色……那双祖母绿的眼睛他一生都不会遗忘。

   
   

因此在Blue将手上关于敌人的那叠情报纸拍在他面前的桌上时,Red没有半分犹豫就选择回到了战火的前线。

那叠纸最上方是一张照片,年龄约摸与他相仿的青年。棕色刺猬头,面无表情的脸很英俊,看起来似乎有种冷漠的气场。但更重要的是,那双祖母绿的眼睛。

——敌方的中佐,Green。

Red觉得这次就算死在战场上也会很值得。

嘛,毕竟,那是他的执念。

   
   

起初在战场上Red和Green并没有直接的交手,他们指挥着各自的军队进行着较量。双方势均力敌不相上下。然而Red还有Blue这个强大的情报来源,在Blue的参与后Red逐渐掌握了优势,节节胜利后Red集合兵力一举攻入了敌方的指挥营地。

然后他和Green交手了,算是平局吧——因为还没分出胜负己方的人就冲进来包围了敌人,然后Green平静地扔下武器选择投降。

胜利是欢畅且令人愉悦的,不过对于Red来说,俘获Green才是让他最开心的事情。

反正事已至此——那就让Green一直留下来好了?

   
   

“Red中佐!您到底打算做什么?!竟然要让敌人,而且还是和您同等阶级的敌人担任您的直属部下?!”随行而来的中尉在办公室大声质问他,激动的脸都涨红了就剩下没猛拍桌子了。其他的人也都带着质疑的眼光看着他,其中包括跟着他时间最久的少佐Gold。

“有什么关系?”Red轻描淡写地反问,直接把那个中尉梗的说不出话。

“把他放在我身边是最好的。我会严密的监视他,如果有情况我会将他击毙。”Red敲了敲桌子。“通过之前的战斗你们也知道他的才能——就和那些没脑子扣扳机的家伙一样死掉未免也太过可惜?”

无人反驳,毕竟Red的话也是事实,而且Red也是他们的长官——这片区域的最高级指挥官,没人敢反驳上司的话。

“那么,无异议的话,就这么定了。”Red撑起桌子站了起来,掠过无声的下属往外走去。

翘起的嘴角透露出他相当不错的心情。

   
   

[Side G。]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这里的士兵了。 

——也就是说你已经成为我的直属部下了,Green。

   
   

当初加入军队Green也并非出自真心,人总有走头无路的时候。

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对战争毫无立场。

因此在Red走到他的病房里并对着他说“今后你就是我们军队的人我的直属部下”的时候,Green露出了极其诧异的表情。交战那天看到Red只身带着一支小队冲进自己的指挥所时他都没惊讶成这样。

“怎么了吗?”Red问,好像刚才他所说的事很理所当然一样。Green马上忍不住用一种看着白痴的可悲眼神看向对方。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理所当然。

   
   

自己的军衔是中佐,同时也是这片区域的最高级指挥官。不管怎么想被俘后待遇都应该是牢房和军事拷问,而不是现在的病房和细致治疗。

不过也不难想到这些是Red的一手安排。只是Green很疑惑Red究竟是怎样才能堵上下属的嘴。治疗的事情就相当不切实际了,担任直属部下怎么想都离谱的没边。

“你究竟想干吗?”Green皱着眉问。

“这话我已经被问了两遍啦。监视你喽,所以把你放在我身边比较方便。”Red倒了杯温水坐到病床旁的椅子上,将水递给Green但被对方拒绝了。

“真正的理由。”Green挑眉,原本起身准备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的Red在听到这句话后僵住了动作。没得到回答的绿瞳射出锐利的光芒直视着来人。坚持了一小会后Red放下水杯凑到了Green的耳边。

“我身边是最安全的位置。”Red刻意压低了声音,说完后立刻坐回了椅子上,顶着无辜的表情冲他眨了眨眼。

也大体算是猜中了的答案,Green没有太过惊讶。不过刚刚Red会凑过来倒是出乎了意料。看着Red伪装出一副无辜样子Green只得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那么,你想要什么情报?”

“不需要。”

这再次出乎了Green的意料。

   
   

“只要Green答应我不要再和敌人有什么关系就行。”

敌人两字咬得很重,Green知道Red是在强调自己的新身份。

“如果有呢。”他盯着Red的眼睛,特意用了明知故问的语气。

Red听后笑了一下,立刻比了一个朝他开枪的姿势。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如果你要自杀我也会满足你的要求,但是死在其他人手上我不会允许”。

“……”

“……不过,我希望Green你千万别给我那种机会。”

看着那双带有哀求意味的红色眼瞳Green稍稍偏离了视线,然后点了点头。Red随即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如果是你的要求的话。

   
   

“那么,Green要好好养伤哦。军服我会帮你准备好的。”

Red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然后离开了病房。

   
   

在Red离开后他闭上了眼睛。

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他们全数后的日子将都是未知数。Red这么做有名正言顺的“监视”作为理由,但事实上这只是表像。往深处想的话他们根本不需要为一个战俘大费周折,直接一枪崩掉才是最简洁的做法。现在,即便被Red安排在身边也这不代表他以后就会毫无危险。相反,原本安全的Red也很可能因之树敌。

或许这也只是Red一时兴起的举动,但这无疑会给他本人带来不小的麻烦。

   
   

“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战场可不是什么念旧情的地方。

——虽然Green倒是很感谢Red能念旧情就是了,毕竟他因此捡回了一条命。

不过,接下来可就麻烦了啊。

 

   
   

[Side R。]

Red心里清楚,关于Green的事,军内不少人都是持反对意见的。当时那场大胜他们抓了不少俘虏,根据上面的命令俘虏全部被击毙了——除了Green。

Green的事情是Red去说的,他向上司要求留下敌方的最高指挥官。上面并无意见——或者说是不敢有。毕竟Red现在是王储们眼中的红人,当初他和Blue一同完成了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后,现任的王要提拔他为上将,却被他拒绝了,仍旧担任着中佐的职位。但至此之后Red虽然只是中佐的军衔,实际的权力却早已超出了中佐的范围。

当然,权力并不是Red肆无忌惮的真正原因。除去权力外,Red的实力也是很多人都不敢招惹的。

拒绝更高的军衔只是因为Red对于权力的脑力游戏没有兴趣罢了。

剩下的就是军内的声音,以Red的威信将它压下去也并非难事,Red想过后把这个任务交给了Gold,也请Blue来暗中帮忙。

事情如他意料一般,很顺利。

   
   

医疗部为Green做完检查后给他打了电话,Green的伤势恢复的很好。随后Red令人将已经准备好的军服送了过去。

“唉原来他是Red前辈的旧识吗……”

“嗯,是哟。”

“但……”

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Gold的话。Red回应过后门被打开,Green走了进来。

白色的军服尺寸合适,很好地衬出了Green修长的身材。

“Gold,你觉得怎么样?”Red带着满意地神情打量着Green。Green平静地直视着他,Red注意到Green的眼神不再如以前一样锐利,多了些顺从的成分。

“话说Red前辈,为什么这家伙……” 

“这家伙?”注意到Gold的用词Red笑了一声看向Gold,后者不自禁地抖了一下,当即改口: 

“呃,为什么Greenさん他穿的是白色的军服呢?” 

虽然军服是有黑白两色的选项,不过是明白人都会选择黑色——白色过于显眼,很容易就会成为敌人的靶子。既然Red的本意就是要庇护Green,那为什么又要给他白色的军服?

   
   

“白色才让红色看起来更显眼啊。” Red说着,走到了Green面前。后者的神色姿势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唉?”Gold很明显没理解Red的话。

“这家伙啊,很适合白色之中带着红色……”他笑起来,伸手抱住了Green。绿瞳冷淡地斜瞥了他一眼,但Green仍旧没有动作。 

   
   

“而且,”他用手抚上Green的脸颊,从那双能够溺进人的祖母绿双瞳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诧异。Green会意地微微俯身,Red仰头吻上他另一侧的脸颊。

“这双眼眸的色彩,会变得看起来更加美丽。所以才这么做哦。”

红瞳绽放出某种奇特的光芒。

Red拉开些许距离的时候Green闭上了眼睛,这样顺从的Green让Red想到了犬类。

当然,Red清楚,这也只是Green伪装出的表象而已。毕竟现在所身处的环境不允许他锋芒毕露。大概只有他们两个人共处的时候Green才会卸除这层伪装。

但是,Green所拥有的锋芒永远不可能被消磨掉。

   
   

——你永远都不能指望一匹高傲的狼会变成一条只会摇尾巴的狗。

虽然当初喜欢上Green就是因为他的锋芒……不过这样的Green好像也不错呢?

   
   

“是这样啊………”Gold尴尬地笑笑,然后冲着Red欠了欠身识相地离开办公室。顺便,他是揉着眼睛跌跌撞撞地走的。

——要知道,学会读懂空气是活下来的技能之一。

   
   

看着Gold离开顺手关上了门,Red露出满意的神情重新看回Green。

对方睁开眼睛,显露出的祖母绿里有着不可磨灭的锋芒,如同最出色的锻造师手中诞生的刀刃般。

Red低声笑了出来。

   
   

 

   
   

 

   
   

[At last。]

   
   

Green睁开眼睛,Red的手仍旧贴在他的脸侧。

“你打算什么时候算完?”

“你不喜欢?”Red鼓起一侧的脸颊,像是赌气般地摩挲起Green的脸。

Green抓住Red的手腕,没有给出肯定或者否定的回答而是问了另外的问题:“在他面前那样做了,你就不怕他暴露出去?”

“啊,你指Gold吗?他不会的。”Red漫不经心地回答,没有挣开Green的手。

其实Red想告诉Green没必要防备Gold,毕竟Gold跟了他那么久他很清楚Gold的为人:虽然神经大条了点,但仍旧是个很值得信赖的后辈。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嘛,真正的Green,只要他自己清楚就好了。

   
   

“你其他的下属可不会。”

“放心好了我才没有那么傻,我只会在Gold或者Blue面前这么做啦。”

Green盯了Red半响,松开了手。但他们之间的距离依旧没有远离。

   
   

Red看着Green皱起的眉问道:“你是在担心你自己的事情,觉得我做的太过离谱?”

“难道不是吗。”Green瞪了一眼Red,“一时冲动做这种事,你以后会很麻烦的。”

“不对啦,Green,你说错了两点。”Red摇了摇头冲来人比出“2”的手势,“第一,我并不是一时兴起。”

“……哦?”

“我才不会让Green死掉,或者说,我不会允许你死在别人手上。”

“……好吧,那么另外一点?”

“……The venus said that we'll be all right。”(*)

听到这句久违的暗语Green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你还真是长进不少。”

“啊啊,多谢夸奖。”

红瞳里闪烁起魅惑的光,Red伸出双手圈住了Green的脖颈。Green罕见地扬起笑容,倾身封住了Red的唇。

 

Fin。

   
   

 

   
   

【The venus said that we'll be all right.】维纳斯说我们会安然过关。

——cleanero《Guilty》

   
评论
热度(29)
  1. 止息cometrueSatellite 转载了此文字

© 止息cometr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