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阴沟里,依然有仰望星空的权利。

sp绿赤/失忆之后

1122:

*架空,没有PM。


 

失忆之后。   

 
 

在某天醒来后他发现自己什么都记不起来。

记忆像是被格式化的硬盘,里面没有任何内容——他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法说出。

去了医院,医生检查的结果是没有问题。他本身精神没有受到刺激,大脑也没有任何损伤。医生仔细看过检测结果后甚至以为他是在伪装失忆开玩笑,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心地对他说了句:“今天不是愚人节。”

对此他觉得挺委屈的,毕竟失忆这是不是他的个人自愿他也不会无聊到这种程度。要是真的算起来的话一定是某个吃饱了撑得没事干的神在恶作剧——如果真有神存在的话。

不过带他来医院的男人似乎并不在意医生的话,只是平静地向医生道谢后就拉着他离开。

他觉得很抱歉,毕竟失去记忆也总会麻烦到别人,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他的……同居人?他跟在对方身后犹犹豫豫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辩解说自己并非恶作剧而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却不知如何开口。几次欲言又止让他觉得难受,没想到对方像是察觉到了他的不安一样转过身来,绿瞳注视着他,一字一句地告诉他:“我相信你。”

随后对方拉着他继续走,没有要求回复。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回应这份信任,只是脸红心跳的将被牵着的手握得紧了些,像是要切实地去抓握住手心里令他心安的的温度。   

 
 

同居人的名字是Green,他自己的名字是Red。尽管Green没有提及,但他觉得自己和Green的关系应该是……恋人吧?怎么看两个人都像生活在一起很久而且卧室是一间里面的还是张……双人床。

说起来同为男性还恋爱同居怎么想都有点儿……怪。他不觉得以前自己会是同性恋,但是他却又莫名的觉得如果另一方是Green的话倒是怎样都理所应当——还真是是自相矛盾的想法。

这个叫做“Green”的人有着与名字相符的瞳色,棕色的刺猬头和一张帅气的脸。不健谈,不,应该算是不苟言笑的人才对,平日里也是瘫着一张脸,看起来是个很冷淡的家伙。只不过每次他忍不住去和Green讲话的时候,Green的表情也会柔和上一些,有时还会有淡淡的笑意。那双绿瞳总会很认真专注地看着他,像是要印到他心底似的。那种注视搞得他每次都会莫名地心跳加速,最初的时候甚至被搞红过脸。记忆虽然是一片空白但他总能在潜意识里抓住些蛛丝马迹,隐约感觉在许久以前开始Green似乎就是这样看着他的。

但是……又是多久以前呢?   

 
 

生活在往前走,失忆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片段插曲,他开始学着去适应身边的一切。原本是有过工作的,但是某次手腕受伤后就辞去了工作。接受了一年多的复健治疗后才有所好转,随后一直在家从事自由业。Green在某家公司担任经理,工作也算忙碌。他犹豫了些许索性包下了厨师的职责,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是吗。做饭不如想象中的难,跟着直觉走做出来的味道也算不错,他想他大概他以前是经常做饭一类的。不过有些菜他会觉得做起来很熟练但它们并不怎么合他的胃口,而那些菜倒是Green所喜欢的。Green通常看起来是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但那只是表象。起初他没有太在意,不过后来他觉得似乎能从Green的某些细微的动作变化里察觉到对方的情绪变化,或许也是潜意识里直觉的效果吧。这点小小的发现让他觉得有些开心。

或许现在经历的这些就是以往属于他们的日常也说不定?   

 
 

不是没对过去的事情感到过好奇,只是Green几乎没有刻意地提及过。类似于“过去的你不是这样而应该是那样”的话Green从来都没有说过。一般来说亲近的人失去了记忆后不都会希望对方快些恢复原样的吗?这种情况下责备或是抱怨意味话语也是通常都会有的,但是Green却一次都没有说过。也并非Green不在意他的事,上次借用Green的电脑时浏览器的历史阅读记录上罗列着一大片失忆症相关的检索网页。他曾经猜测过Green的想法,不过建立起的种种假设都被他自己给推翻了。唯一比较符合现状的大概只有“顺其自然”这么一种可能,毕竟对于这件事Green从未在他面前表现出着急的迹象,也从来没有过丝毫指责或是命令的语气,差脸色则更不会有。与此相反,Green的态度几乎可以算是放任,甚至是宠溺。

Green这种态度让他觉得真的很抱歉,毕竟突然失忆这事太离谱,Green肯定相当担心——尽管对方从来没有说过但是他自己心里还是清楚的。而且对于失忆的自己Green肯定在很多事上有所忍让,只是自己还没有察觉太多。

于是这样他也不大好意思去问Green,缠着别人问“我以前是怎样怎样”这种事总是让人觉得奇怪。没办法也只好自己找。他翻过自己的电脑Green的电脑以及书房抽屉里的相册还有笔记资料,但是多数都是生硬的只能用于工作简历的记录而并非他想知道的内容。照片倒是塞了好几本相册,但是几乎都是专业的拍摄作品,属于生活的照片并不多,两个人似乎都不怎么喜欢拍照。

他和Green提及此事的时候对方只是语气淡然地回答他:“因为不需要。”

“因为照片是留给回忆的东西……?”话语下意识脱口而出,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他像是说错话似的他条件反射地捂住嘴,随后又尴尬地放下手斟酌着语气小心翼翼地问道:“……我以前这么说过吗?”

看到Green点了头,他觉得自己的脸在烧。

——很多东西,因为失去了才需要回忆。但是如果一直都拥有的话……那就不需要回忆了。

啊啊啊以前到底是怎样才会说这种的——

“……我们以前这样说过。”Green啜了口茶不紧不慢地补上一刀,他听到后手一抖,只觉得自己简直想摔掉手上的茶杯马上转身逃跑。   

 
 

从那以后他开始注意起更多的关于他们的事情,并且试图捕捉些关于过去的影子。

毫无疑问他们之间有着无法被隔断的联系。尽管没有以前的记忆,但有些东西或许在很久以前就已经透过了记忆渗入延伸至四肢百骸里。这让他总是会下意识地觉得自己身边的很多事——或许准确地来说是他对Green的事——都是自然而然理所应当的。当然,这其中包括「喜欢你」或是「一直在一起」之类怎么听起来都有些矫情的字句。

不知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的这件事,但是一旦发觉就有些变得难以平静。

起初他觉得有些难以言说,甚至有点刻意躲着Green。意识到那种事情让他感觉有些意外又尴尬。倒不是说能否接受的问题——可能注意到这个事实的时候他就已经接受了——大概只是他个人觉得难为情而已。

后来他发现事情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说到底也不过就是几个发音的事。虽然什么都没有想起来,但是他猜想以前的自己应该也是对Green说过很多次「好き」才对,不然也不会觉得如此自然地就会将话脱口而出。然后他看见对方眼里的色彩,柔和像是要把他溺进去似的。

这就像是就像是拼拼图一样,一句「喜欢」就把最重要的那最大的一块给拼上去了,再去拼别的细碎小部分就变得快速简单起来。

跨越某条界限后似乎一切都变得顺利……应该说自然而然才对。尽管他还是想不起来以前的事,但是越来越多的事情让他开始觉得熟悉。   

 
 

或许恋人可能才是最适合彼此之间的相处模式。

工作日的时候他会早起给对方做早餐,偶尔因为部分原因不想起床,蹭着枕头说着“一路小心”装作一副慵懒的样子却在Green转身后就竖着耳朵直到听见大门合上的声音才安下心。在对方走后抱着被子却又睡不着回笼觉只好无奈起床。有时Green的工作会有些应酬,如果他的电话打不通Green通常会选择推脱。即便无法推脱也会耐心地电话留言而并非简单的简讯了事。

节休的时候两个人会一起出去,习惯性一左一右并肩步行。他们会去相对僻静些的小巷中的书店或是CD店,通常可以消磨上半天,之后去找家拉面店或者是回转寿司店就可以解决晚餐。偶尔去过两次商场买衣服,他总是会在Green的领带上略为纠结,比来比去倒也不会在意他人好奇的眼光。 

 
 

属于他们的一切罗列下来可能都和他所遗忘的过去没有差别——至少直觉是这么告诉他的,而且Green也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

有些人失忆了会和以往天差地别有些人则不然,他属于后者。其实这一点也和身边的环境和人有着脱不开的关系,换句话说如果不是Green他大概也就是前面一种状况没得跑了。   

 
 

绿色,既不是暖色也并非冷色,而是居中的色调。代表着安全、平静。而Green其人就如同他名字的色彩一般,看似冷淡,实际却是个过于温柔的人。他想他明白以前的自己为何会喜欢这个男人,因为现在的自己也同样喜欢着他……这么说就好像是他无可救药地栽在了这个人身上一样。

从所谓的“初识”到“喜欢”究竟经过了多少时间呢?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似乎距离刚开始有了很久很久,又似乎失去记忆只是一周前的事。不过人的记忆和印象总是会欺骗人的,所以对于这个问题他没有太过在意。   

 
 

反正……也没什么可着急的。

……因为Green一直都会在,所以他从来就没有那种惴惴不安的感觉。记忆纵然缺失,但是他想它们总有一天会恢复的。

因为是两个人在一起……所以不会有问题的。   

 
 

—Fin。—

Bplotus/2013.02.02

 
 

CC:其实这是新婚文吧……

我:……一不注意就歪成这样了( 

 
评论
热度(23)
  1. 止息cometrueSatellite 转载了此文字

© 止息cometr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