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阴沟里,依然有仰望星空的权利。

【PM/綠赤】Please See Me

燃殼/殘風夜影:

*甜甜甜甜甜甜甜......我終於能理正氣壯地說,我來派糖了!耶!(欸)

*輕微傻白甜,情節不多,敝人壓力大想紓緩心情的產物,希望不傷眼唔

*筆者表示自己也被閃瞎(不)綠赤很治癒嗚嗚嗚

*BG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CLxshzw_50

 

 

 

 

 

一個火紅的身影默默站在酷寒險嶺的頂鋒。他最親密的伙伴如精兵悍將般排列身側,齊目眺望遠方的地平線,於風飄揚的身姿威氣凜凜,氣勢磅礡。

每當挑戰者前來,看見此處守候他們的少年,他們都無不被他木無表情的神態嚇到。在無垠荒野的蒼白中,少年就猶如一顆赤紅的彗星,遠遠瞥去,他耀眼而冷冽的光芒都能穿透暴風雪,直直射入來人眼中,叫人震懾。

然而,從沒人知曉,這沈默的山峰領主,腦子裡轉著甚麼念頭。

他到底何時才出現……

少年不著痕跡地瞇起眼睛,心中開始醞釀出不耐煩。

「赤──!我來了!」

一聲叫喊傳來,那是赤熟悉的嗓音,他看見一邊跑上山坡,一邊朝自己招手的人,唇邊洩出切的一聲。

接著,他向旁邊的噴火龍下令。

「噴火龍,噴射火焰。」

橙色巨龍迅速反應,嗷吼著俯衝向下,朝走來的人噴出烈焰。那人立即臉色刷白,敏捷地往下趴,躲過橫掃而來的火柱,臉才沒被烤成人形燒。

「喂!赤!這是甚麼意思!」

那人從厚厚的積雪中拔出身子,向發動攻擊的赤抗議。他滿臉黏著雪粉,赤盯著他長出聖誕老人鬍子般的模樣,覺得很滑稽,差點忍不住嘴角上揚。

然而,赤把笑意壓下,擺出冷酷的樣子。

「那是我給你的熱身。」

「欸──」

赤解釋後,那人發出長長的疑問音,看起來完全不能接受,但赤沒讓他空閒下來。

「我們來對戰吧,綠。」

「等、等一下!」

爬山的人還沒喘完氣,赤已急不及待振臂一揮,紅眸閃爍著嗜戰的銳光。

「我們繼續吧……噴火龍!上!」

 

 

......

「哈哈哈哈──原來你把今天所有挑戰者都嚇走了,難怪我一上來,你就一副想對戰到快渴死的地步,噗哈哈哈──」

對戰過後,兩人回到赤駐紮的山洞裡休息。綠聽過赤陳述早上的遭遇後,很不客氣地捧腹大笑起來,赤不滿地斜睨他。

戰果一如既往,由赤勝出,六對六的戰鬥以五比六的結果結束,屬於險勝。畢竟綠是常磐道館的館主,沒一番實力可難以服眾,也正因如此,赤十分享受與他切搓,或者可說更勝於喜歡──對他而言,綠是他難能可貴,能使他熱血沸騰起來的對手。

這時,綠已把雪抹下來,那張俊朗的臉孔露了出來,也不知有多少女性為這副碧玉般完美無暇的外表神魂顛倒,聽說更曾有挑戰者被迷昏頭,直接放棄比賽……赤聽見這傳聞時,表情可是很不齒。

綠用力拍向赤的背,嘻嘻哈哈了好一會,才收起惡劣品性,安慰落寞的伙伴。

「你自小到大都是這樣,強大得可怕,又不說話,不懂得收斂氣場,大家瞧你銳利的眼神都忍不住逃開呀,所以才說你不擅長融入群體。」

「我只不過想跟他們對戰。」

「你會把訓練家轟下山,弄得他們住院一個月的事,鎮裡傳得如火如荼啦,你知道嗎?」

「……那次只是我太興奮,不小心讓噴火龍使出大字爆,造成爆炸和雪崩而已。」

「你那隻噴火龍也太危險吧……」

綠以「牠根本是軍事武器吧」的神情望向赤腰間的神奇寶貝球,忽然覺得冷汗直冒,原來自己跟赤戰鬥,一直都拿性命當賭注嗎……?他搖搖頭甩開這種懦弱的想法,鼻子哼出氣來。

「沒辦法呢,太強大的人注定一生孤獨,畢竟他站在頂峰嘛。」

他托頭望向黑髮人兒,沒想到對方卻垂下眼簾。那不是極大的表情變化,綠承認,然而對臉部萬年癱瘓的赤,這一點細微轉變足以塌天。

綠馬上慌張起來。

怎麼了?我說錯了甚麼嗎?這傢伙的神情……他的神情為甚麼看起來好像有那麼一點……哀傷?啊啊啊──發生甚麼事耶──等、等一下,冷靜點,也許只是看錯而已……

綠為了確認,把頭併過去,雙眼瞇起來,仔細打量後,竟看見赤的肩膀在微微抖顫。

……那、那、那難道就是傳說中哭泣伴隨而來的抖震!天啊,綠你幹了甚麼啊,這下一定天降雷電了,令平常孤高傲寡的赤哭了,那不是世界末日的徵兆嗎!我要成為千古罪人了啊啊啊!怎麼辦!我要怎麼辦!

綠在心中胡思亂想,幾乎能想像自己抱頭哀嚎的樣子,表面卻依然是那個鎮靜的翩翩君子。為了使赤不察覺自己此刻的忐忑,他要自己拉開沒有破綻的帥氣笑容,語氣僵硬地詢問。

「呃……赤,沒事吧?」

「嗯……」

赤發出嗔嚅般的微弱聲音,小如蚊鳴,使綠聽不清楚,唯有靠近他,希望語音會更清晰。

「你說甚麼?我聽不清楚。」

「綠……」

聽見自己的名字時,綠呼吸倏緊,他本想追問下去,沒想到先感到前方一陣溫熱。

屬於赤的氣味緩緩蔓散開來,那是一陣混雜了雪原與礦石的清涼感的香氣,非常獨特,一如他的主人,使綠一瞬間拼發出難以抗拒的戀慕。充斥於胸腔的熱情激烈地拍打心臟,綠這才驚醒,他正跟赤唇齒相依,互相擁抱的手撫過對方的髮絲和肌膚,留下猛烈索求的痕跡。

體溫交融著,彷彿在確認彼此的存在,直到胸中氣氧被耗盡,他們才依依不捨地鬆開對方。

退開後,綠眨眨眼,錯愕地望向赤,而赤則低下頭,幽幽的,依然沒說話。

啊啊,是寂寞了嗎?

像心有靈犀,綠忽然覺得自己理解了赤的心思,他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但沒多久竟洩出噗哧一聲,莞爾地笑了起來。

赤不滿瞪著他,模樣疑似在鼓腮,綠一手挽過他的肩,脫下他的帽子,往他的頭髮猛揉。

笨蛋。

即使世上所有人都不瞭解你,所有人都對你敬而遠之,你還有我呢。

雖然你的確是駭人的存在……

……但這樣說著,卻依然跟你獨自相對,歡笑暢談的自己說似乎缺乏說服力嘛。

綠無聲在心中訴說,他把不坦率的赤擁得緊緊,赤以眼神反抗著,但綠沒理會,咧著嘴把他更收納進懷裡。

 

 

 

 

 

 

 

 

 

 

『如果是綠的話……當我直直注視你時,你也一定願意向我投回目光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我的理解裡,其實這篇是冠著糖之名,背後卻隱約有憂愁感的半甜半虐文。畢竟人強大到一個地步,一定會被人疏遠,不論是因私慾還是客觀條件造成,因此赤把自己置於冰山上,就是要等待一個願意接近自己的人,一個能與自己匹敵的對手,認為唯有對方才能重燃自己丟失的熱情......

一個人的等待很痛苦啊。

......不過,沒關係,他還有吵吵鬧鬧的綠,綠為了他總是囉唆個不停,那樣赤不會寂寞吧。

我想每個人的生命裡,都需要一個像綠一樣的人,而我們也努力成為別人的綠吧。

唔,說了莫名其妙的話。

好像很久沒踏足PM的坑了,最近A/Z對我的沖擊太大......各種PM的腦洞我會盡快補完的!如果不用趕作業便好了OTZ

難得寫甜文真的很快樂呢,某情節寫得我也害羞起來,啊哈哈哈......(?)

最後,希望大家會喜歡吧,綠赤最棒了!(灑花)

 

 

 

评论
热度(46)
  1. 止息cometrue燃殼/殘風夜影 转载了此文字

© 止息cometrue | Powered by LOFTER